全本小说网 - 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为了方便读者找到本站请牢记 本站网址 【拼音=> 故事书.CC => GuShiShu.CC】
当前位置:故事书cc首页 > 故事大全 > 名人故事 > 正文

寻访原始部落

2016-12-01 00:04 [名人故事] 来源:gushishu.cc 作者:故事书cc网

跨越时空,从现代都市回到原始丛林,在这里,你无须伪装虚假的文明,无须隐藏心中的狂野;在这里,你可以尽情拥抱大自然,尽情呼吸清新空气。更难得的是,你可以管窥这个星球上不为众人所知的另一处人类社会,得到更多的反思。

独龙族

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

独龙族,中国人口稀少的少数民族,现仅有七千余人,主要分布在云南省贡山西部的独龙江峡谷两岸。过去,独龙人没有统一的族称,往往以其居住的地区或河流作为自己的名称,如“独龙”、“迪麻”等。“俅人”、“俅曲”、“曲人”是汉族对他们的称谓。新中国成立后,根据其特点和意愿,正式定名独龙族。

独龙族有自己的语言,无文字,过去多靠刻木结绳记事、传递信息。他们自古生活在崇山峻岭之中,条件恶劣,交通闭塞,生产力水平低下,新中国成立前后仍保留着浓厚的原始公社制残余。经济以刀耕火种的粗放农业为主,采集和狩猎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妇女还曾有纹面之俗。最近,笔者有机会在向导引领下走进这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群体。

通往独龙族村寨的简易公路是在高黎贡山的崇山峻岭中开凿而成的,没有里程碑和任何路牌标识,司机完全靠过往记忆和驾驶经验前往。许多路段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悬崖峭壁。大多路段如又窄又软的纤弱绸带悬飘在峭壁间,看上去就很悬乎,还一个急弯紧接着一个急弯,一段陡坡紧接着一段陡坡。好多转弯和塌方滑坡处,都是用许多根长长的粗壮原木扎成路基,但也同样塌陷得歪歪斜斜,危机四伏。贡独简易公路全程九十多公里,从我们出发点开始计算,到独龙江顶多七十公里,我们的车子竟行驶了近十个小时,直到黄昏时分,才到达独龙江乡孔当村,众人一直紧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走进独龙族部落,我惊奇地发现,这里上了年纪的老年妇女脸上均有刺青,经打听,独龙族的纹面习俗古已有之,在《新唐书》中称其为“纹面濮”,《南诏野史》称其为“绣面部落”,至清末民初记载更多,在《云南北界勘察记》中记载:独龙江上游一带“女子头面鼻梁两颧上下唇均刺花纹,取青草汁和锅烟揉擦入皮肉成黑色,洗之不去。”独龙江下游一带“女子纹面,只鼻尖刺一圈,下唇刺二三路不等。”《滇缅北段未定界境内之现状》中记载:“女子……满脸皆以刺小孔,涂以黑色,使成花纹以为美观。否则必然人所笑耳。”

独龙族妇女纹身的部位主要侧重于脸部,因此常称之为“画脸”、“纹面”。每当少女长到十二三岁时,便要纹面,以象征成年。关于独龙族纹面的解释,民间有两种较为普遍的说法,一是独龙族为防止异族土司和奴隶主掳掠独龙女为奴而纹面;二是纹面习俗与该族早已消失的图腾崇拜物有关,独龙族认为人的亡魂“阿细”最终会变成各色的蝴蝶飞向人间而自灭,这种古老的意识意念反映到纹面上,即把整个脸纹画成似张开双翅的蝴蝶。

在独龙族聚居村——小查腊,笔者见到了今年85岁的木文新老人,村里人叫她阿比年黛,即年黛奶奶的意思。村里的23户独龙族都是从独龙江迁居至此,他们隐居高山之上,与外面的世界基本隔绝,因为山高路险,外界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贫穷而平静的生活。见到阿比年黛时,她正在村子的教堂里做礼拜。阿比年黛只会说独龙语,与其交流需要她外孙女李文芳的翻译。

木文新15岁纹面,家里有六个姐妹就她一个人纹面,而纹面也是极自愿的,“我们民族内部的小伙子并没有觉得纹面是丑陋的,一样能获得小伙子的爱情。”这个84岁的老人有过一生难忘的爱情,“年轻时最快乐的事是在节日里穿上漂亮的衣服去看剽牛,然后跳舞和唱歌,寻找自己喜欢的小伙子。但我和我丈夫是在劳动的时候认识的,他很喜欢我唱的歌。他去世后,我时常唱我们民族的歌来怀念他。”木文新说完突然害羞地捂住脸笑起来,然后看着远处的大山,唱了一首独龙族的情歌,虽不懂内容,但听得出其中深沉的思念和忧伤。对于脸上已伴随了自己近70年的靛青色蝴蝶图案,老人家从未为此后悔过,但她也不希望后辈们纹面了。“她们有她们的新生活嘛”。

独龙族的传统服装为黑白直条相交的麻布或棉布衣,下穿短裤,用一块麻布从左肩腋下斜拉至胸前,袒露左肩右臂,左肩一角用草绳或竹针拴结,现在独龙族普遍穿上了布料衣装,但无论穿什么衣服,他们仍喜欢在衣外披件独龙毯。独龙毯用手工腰机织成,过去多用纯麻线纺制,新中国成立后,内地的棉、毛线陆续进入独龙江地区,因此,妇女们喜欢用各种颜色的棉、毛线与麻线一直混织独龙毯,使其质地更加柔软,条状纹饰更加美观大方,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时代特色结合得很到位。

独龙族的佩饰颇具特色,男子出门必佩砍刀、弩弓和箭包;妇女头披大花毛巾,身背精致的篾箩。男女均喜欢把藤条染成红色作为手镯和腰环饰物,串珠、胸链披挂五颜六色,甚至铜钱和银币常挂在颈上和耳下;他们双耳坠着耳环,或是双环相扣,或单环垂肩,也有的人仅以竹筒穿在耳垂上。在脖子上戴项链也是独龙族男女的共同爱好,大多数为料珠串,而且认为越多越好,故有的人颈上挂着十多串珠串。独龙人的发式也很有特色。过去男子头发长长之后,使用锋利的刀齐齐地截去,前垂齐眉,后披齐肩,左右齐耳,酷似一顶帽子,如今只有老年男子才剃这样的发式了。一些老年妇女仍把自己的头发剃成“乌齐恩”式,即把周围的头发剪光,只在头顶中央留一绍一掌宽的头发,披到额眉。

“怒哇德噜拉姆”为独龙语,“怒哇”指“剽牛”,“德噜”含有“召集全体氏族成员聚会”之意,“拉姆”为“舞”,全句意为“剽牛召集全体氏族成员聚会舞”,简称为“剽牛舞”。

在马库、巴坡一带有“剽牛舞兴起”的传说:独龙江流域曾流行过一场瘟疫,人们恐惧万分,便请巫师打卦问卜。测势的结果是因为人类过上太平日子后,忘记了向各位神灵祭供,天神为此发怒便降下了这场瘟疫。人们急忙献粮献酒,并拉出几头牛“剽牛祭天”。祭仪中,人们敲起铓锣,跳起舞蹈。经过几天几夜的狂舞,终于感动了天神,收回瘟疫。事后人们认为舞蹈挽救了众人的生命,便以舞蹈贯穿“剽牛祭天”的整个活动过程。

独龙族“剽牛祭天”,多由某个较富有的人家,以个人的名义召集和组织全村寨的族人,以及远居各方的亲朋好友,来参加他所举行的“剽牛祭天”仪式。主人首先向族人传出剽牛的日期,向远地的亲朋发出邀请的木刻信息。活动前一夜,主人家准备好所需的食物、水酒,恭请巫师和寨中有威望的男性长者,来为家人祝福、祈祷、驱邪、撵鬼、祭祖。来者先用歌声颂扬主人的美德,预祝其家人前程灿烂幸福,祈求神灵使氏族通过剽牛兴旺发达。

翌日,便举行剽牛活动,有四顶程序:第一,“开门仪”(独龙语“阿旧霸嘎达”)。由巫师和族中长者主持,他们手握长刀,在巫师的祈祷咒语中,围火塘跳“刀舞”;第二,“开门仪”完毕,主人便开门宣布进行“新朗德甲”,意为“插木桩仪”。把事先准备好的一根长八、九尺、直径一尺三左右的方形拴牛木桩,四面由巫师用火炭画上一连串的“×”符号,以作为“驱邪求福”的吉祥标志。尔后,由两名男子扛起木桩,在持刀敲铓的众人“护送”下,跳起“来回走舞”向剽牛场奔去。到剽牛场后,众人继续狂舞,巫师和部分男性成员则在舞圈中挖坑、插木桩,巫师边往木桩上倒水酒边祈祷,以求木桩牢固和剽牛顺利。第三,“牵牛绕房仪”(怒哇克目等克里)。主人先把放在山里的牛“恭请”到家门口,再由女主人(无女主人者,亦可请直系亲戚的女性成员)亲自动手给牛打扮:在牛背上披一块崭新的五彩花纹毯子,在牛角上挂五颜六色的珠子项链,意为让牺牲的牛漂漂亮亮、光彩地走向天庭。扮好后由两男子前牵后赶,围着主人的房屋绕走数圈,绕房的圈数因各村习俗不同而异,有绕三圈、七圈,或根据主人家人口数绕圈的,也有的以主人性别而定。如属于以母系家族为主的人家,绕房数目为九圈,以父系家庭为主的人家绕七圈等。参加集会的人一般都站在房屋前的场子旁观看,与主人家有血缘关系的族人和巫师则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向绕到门前的牛撒五谷杂粮种子和喷水酒。一些女性成员还要陪着女主人伤心落泪,表示与牛告别和感激牛牺牲自己换取家人幸福长寿之情谊。绕房结束后,众人跟着牛到剽牛场。最后一个仪式是剽牛。这时,全体族人及朋友,敲铓围圈舞蹈,巫师边喝酒边念道:“今天我们欢乐地跳,今天我们高兴地唱,愿同族好友像我们一样幸福,愿子孙后代像我们一样长寿;我们的幸福像星星一样繁多,我们的后代像森林一样茂盛;我们跳舞是为了欢乐,我们唱歌是为了长寿;我们不愿看到悲痛的容颜,我们不愿见到伤心的泪水;幸福和长寿与我们共存,泪水和悲哀与我们永别;富有的主人功德无边,慷慨的主人年寿无限;酒杯盛满了您的骄傲,牛头闪耀着您的荣誉;全族的老少与您共欢,四方的朋友与您共庆;全寨的族人跳起来,四方的朋友唱起来……在众人狂舞的同时,女主人走进圈内,揭去牛身上的装饰,伤心地与牛道别:“不是奶奶们要伤害你,不是爷爷们要杀害你,是你糟踏了园边的青草,是你偷吃了地中的禾苗;奶奶们要用你的生命,换来家人的年寿;爷爷们要用你的灵魂,招来族人的福禄;当你升到天庭时,传颂家人的功与德;当你飞到天界时,保佑族人无灾难;牛魂、牛魂不要记仇,吃饱闭眼升上天……”巫师在女主人退出舞圈后,左手拿酒杯,右手拿标枪,跳着“剽牛司”舞来到舞圈中,围着牛边舞边念:你能?还是我能?你能,我就刺不倒你,刺到的是坚硬的石块,刺到的是剽牛司的耻辱;你强?还是我强?我强,我就能刺倒你,刺到的是如棉花的心脏,刺到的是剽牛司的光荣……巫师在舞动中,希望标枪刺到牛体时,能遇到“如棉花般柔软”的吉兆,而不是遇到“如顽石般坚强”的凶兆。待他看准时机后,便将标枪猛然刺向牛体的心脏部位,直把牛刺倒在地为止。这时,在剽牛时退后观望的众人又围圈敲铓起舞。部分男性成员砍树枝,铺垫在牛身下,开始剖皮解肉,在砍下牛头时,巫师背牛头,带领众人跳入寨中以炫耀荣誉,而后又跳回剽牛场。这时,凡来参加集会的人都可以领到一份绿叶包好的牛肉,男女老少人人平等,剽牛主人家亦如此。他们将剩下的肚肠头蹄用锅煮,供给狂欢的人享用,唯有牛角则作为主人家的财产悬挂在室内,以其作为自己的富有、勤劳、慷慨的标志。在独龙江,外人只要看到各家牛角悬挂的多少,便可知各家的生活状况了。

村寨里的低矮房屋也全都是木屋,看上去时代已很久远,可能也是因为家家户户都有火塘,长年累月烟熏火燎,不仅黑乎乎的已看不出木料本色,而且全都十分破旧,东倒西斜,仿佛见证或记录着独龙族从原始氏族部落演进至今的历史沧桑岁月和风雨飘摇历程。

达尼族

全球最原始的热带雨林部落

新几内亚岛又称伊瑞安岛,是太平洋第一大岛,世界第二大岛,仅次于格陵兰岛。岛东部是巴布亚新几内亚独立国,西部则是印度尼西亚的领土,称巴布亚省,首府查亚普拉,岛上被茂密的热带雨林覆盖,是地球上最原始的热带雨林地区。这里生活着众多文化迥异的原始部落,仅巴布亚省就有300多个,而达尼族就是其中最知名的部落之一。

这是个尚末开化的部族,他们的皮肤很黑,粗糙没有光泽,深眼窝,鼻头宽大。达尼女人穿草裙而赤裸上身,达尼男人只戴着瓠子壳制成的套子护住下身,这种“安全套”用瓠瓜做成,称为Koteca,(译音:勾咋卡)套在阳具上,长长的,前端有个尖,套子由两条绳子系着,一条绑在腰部,一条套在阴囊,起固定作用,这真可谓是世界上最简单的服装了。尽管城镇里的达尼族人已开始接受现代文明,但在农村、山区、森林里的绝大多数达尼人仍然保留着这种全球独一无二的生活方习俗。

为什么男人什么都可以不穿,但不能不戴这种用葫芦瓜壳做的“安全套”呢?后据打听,因为他们经常来往于森林之中,保护阳具成为男人最重要的事情,这关系到家族的延续,戴上这种“安全套”,就是为了保护命根子的安全。

在《新几内亚高地人》的著名报道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记载:1963年10月,在西依利安中央高地东大门的瓦梅那,来了两个大学生,一个是20岁的德国人,研究哲学;另一个是24岁的澳大利亚人,研究美学。他们认为,要想与当地人和谐相处,应同当地人一样过裸体生活。于是,两人一丝不挂地走进了部落。部落里的男人吓得掉了魂,女人全部跑回了家。部落里一个拥有48个妻子的大土豪,给了青年人两个勾咋卡,说“至少把这个戴上”。可他俩不戴,照裸不误。无奈,驻在瓦梅那的印尼警察把两个年轻人逐出了西依利安。他们认为,两个年轻人不戴勾咋卡就和文明社会里在大街上光身行走没有区别。

作为一种民族特色,勾咋卡样式很多,粗的,细的,带弯的,顶端带羽毛的,最长的一个有50多厘米,上面还有简单描绘的图案。像我们的服装有流行样式一样,勾咋卡也有各地特点。在乌金巴,那里的人们喜欢巨大的筒,但在瓦梅那,人们则喜欢细而短的筒。勾咋卡大多是用葫芦做的,当葫芦的藤蔓上结出青青果实的时候,男人们开始审视那些葫芦的形状,不适合做勾咋卡的就吃掉,发现自己喜欢的形状就用棍支起来,或用蔓草拴起来,使它长成自己喜欢的形状。

和当地人相处期间,我和他们穿了同样的“衣服”,只是在戴上勾咋卡的时候,我加了一个小小的安全措施,垫上了一层塑料薄膜,毕竟是从别人身上换下来的“衣服”嘛。此刻,我眼前的这位着盛装的达尼族老人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手忙脚乱地摆弄相机,不多会儿,他伸出一个手指,示意我们稍等片刻,便从身后的网袋里拿出了一只将近10厘米长的弯曲动物牙齿,迅速穿过鼻孔,又拿起身旁的竹子做的弩,装扮好了之后,立在我身旁,摆出身经百战般的造型任由我拍摄。看我有些怯怯的不敢近身,他主动得几乎是扎进我怀里——他太矮了,刚到我的肩膀。在周围孩子的一片哄笑声中,我花费了近一上午的时间在这个达尼族老人身上。

探奇的心理,驱使我前往一个叫瓦美娜的小镇,此前偶遇一个英国人,他是《孤独行星》的编撰者之一,来过几次巴布亚,他向我极力推荐瓦美娜这个地方,于是决定去转转。飞往瓦美娜的飞机是一架螺旋桨小飞机,只有6成乘客。从空中看巴布亚,白云缭绕,大片的树林,很是养眼。9点多到瓦美娜,向导带我买了后天的回程票,比来时便宜一半,40万卢比。机场就近的那家比较好的酒店爆满,只好找另一家,条件还可以,24万卢比/每晚,还算干净。

午饭后就在瓦美娜附近开车转转,向导说下午多会下雨,不宜去较远的地方,只能在就近转转。先到了吊索桥,很一般,又去了大市场,乱糟糟的,偶尔见到一两个达尼族的老人,只戴着勾咋卡,光着身子四处逛,旁若无人聊天,周围的人整天和他们在一起,自然也不感到奇怪。街上还有卖这种宝贝套的,大大小小一大堆扔在地上,我想应该是卖给来旅游的老外的。

第二天走访达尼人的村子。夜里下了很长时间的雨,早上虽然雨停,但天色仍阴沉沉的。约好7点出发,向导慢悠悠迟到,折腾到8点多才出发。出城向北,过一条带有铁桥的河,约行30公里,又步行了近两公里,便来到了达尼人的小村子。村子周围山清水秀,草木葱绿,山路却十分陡峭,沿这条路翻过山还有很多村落,如此陡峭,不知他们是如何攀登的。不一会,两个赤裸的达尼男人戴着头饰,一个手持梭标,另一个拿着弓箭,出来迎接我们。前面的空草地上竖立着一个树枝编的圆柱型柱体,下小上大,上面有个可站一人的小平台,看上去像一个了望塔。拿弓箭的人爬上了望塔上面,拉弓射箭,不一会,又有来了七八个人,还有两个男孩子,他们分成两帮,开始做战争表演,一进一退的很有些意思。男人戴的套子形状、长短各异,有弯的,有的还很长,几乎和肩膀一样齐。他们挥动着武器,一边唱着喊着,一边扭动着身躯,舞姿甚为奇特。

达尼族部落以游牧为生,以森林为家,以自然为美。男人们平时在外打仗狩猎,女人们则在家做饭带孩子,一夫多妻是他们的婚俗,据说10头猪就可以换来一个老婆。女人以丈夫为绝对中心,不但操持家务,还有不可思议的“断指”习俗,只要部落中有人去世,和死者关系亲密的女性家属便砍去某一指头上的一节,表示对死者的哀悼。除了断指,女人还要在自己的脸上涂满黄粘土或骨灰表示悲痛。原始的达尼族部落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传统,年轻人虽然已经开化了不少,但由于长期与世隔绝,上年纪的达尼人至今还保留着一些奇特的传统生活方式。尽管来自远方的游客们惊讶于达尼人如此的生活状态,可他们的自我感觉却很好,觉得这样距离祖先的灵魂越来越近了。

走进村里的一处院子,很高的门槛,门很小,地面十分泥泞。这里居住着五个家庭几十号人,院里的房子都是草屋顶,长屋是女人烧饭的地方;圆顶草房是居室,内铺草,几乎空荡荡,黑暗的屋子中间有一炉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奇特的热石烧饭——用火把石头烧热,取出石头铺上一些香蕉叶和绿色的小叶植物,放上食物:鸡、肉、红薯、土豆等,再铺上一些草叶,约1个小时蒸熟,没有放任何佐料,看完这过程,很长见识!饭后,女人围在树下在捉头上的虱子,男女都抽烟,甚至孩子。从赤身裸体的老人们黝黑粗糙的皮肤能看出,他们早年过着很原始状态的生活,风吹日晒,饱经沧桑,而年轻一代似乎就没有这么明显了,毕竟时代在变,在进步,他们也在与时俱进,也许若干年后,就再也看不到他们现在的生活形态了。

图文/申斌 编辑/叶展婷

(责任编辑:故事书CC网)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和来源网址: http://gushishu.cc/a/201612/70711.html
上一篇:苦瓜虽苦,也能成为一道风景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