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为了方便读者找到本站请牢记 本站网址 【拼音=> 故事书.CC => GuShiShu.CC】
当前位置:故事书cc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 正文

寒潭之鬼

2016-11-14 09:04 [传奇故事] 来源:gushishu.cc 作者:故事书cc网

   李家村的东面有一远近闻名的深潭,潭水碧绿阴森,终年冰凉彻骨,就算在炎炎夏日,也是寒气森森。至于潭的深度,谁也不得而知,因为就算在最干旱的年代,潭水也从未下降过,人们肉眼所见,只是碧绿之下的一片漆黑,更传说此潭与东海相通,所以才不会干枯。

  每年夏天,这潭就成了孩子们的天堂,尽管潭中每年都要死人,尽管传说这里面有凶恶的水鬼,尽管父母们一再叮嘱,可孩子们仍然想方设法避开父母,像泥鳅一样滑入潭水中,享受着夏日里的一抹清凉。   今年暑假,天气比往年更加炎热,太阳像炭火一样炙烤着大地,李家村已经一个月没有下过雨了,只见稻田禾苗半枯焦,家中人畜早熟透。村里的一群孩子耐不住炎热,在孩子王马根的带领下,偷偷避开父母,来到寒潭边,三下五除二将衣衫褪去,欢呼着在水中上串下跳。   话说这马根,个头比同龄孩子要高大得多,胆子也挺大,在孩子当中为人也算仗义,因此得了个孩子王的称号。马根的父亲在他三岁那年入伍,在一次重大消防事故中牺牲,母亲随后改嫁,马根便从小与年过古稀的奶奶相依为命。也许是父亲的遗传,也许是生活的磨练,从小他就性格要强。什么事情都自己来做,从不求别人帮忙。马家在李家村是单姓,马根也没有叔伯堂兄,奶孙两靠着政府的抚恤金,勉强度日。   孩子们在寒潭中戏水玩耍,快乐无限,有个叫李江河的孩子忽然发出一阵“呜啦,呜啦”的怪叫,身体不住往下沉。马根大惊,忙一个猛子扎过去准备将他从水中托起,李江河却一个鲤鱼打挺,跃出水面,哈哈大笑,“别那么紧张,我闹着玩呢。”马根笑着说“好啊,你敢耍我。”扑过去将他往水中按,要叫他在水中闷一会儿。这是乡下孩子在水中嬉戏常用的一招。旁边的孩子也纷纷过来“助阵”。嬉闹了许久,大家游得累了,便躺在岸上晒太阳。李江河休息了一会儿,说道:“这天气太热了,还是在水中呆着舒服些。”说完一个猛子又扎下去。在水中翻翻滚滚,花样百出。   他游到一处常年被树荫挡住的角落,叫道:“哇,你们快下来,这里的水才凉快呢。”说话时牙齿不住打颤,显得那水确实非常冰凉,大家正要下水。只见李江河不断抽搐,一边嘶声力竭的大喊救命,马根大笑,“江河,你别装了,还想骗我下水吗?我不会再上你的当的。”李江河充耳不闻,继续在水中扑腾,过一会儿竟然沉了下去。马根说:“怎么,吓我啊,快上来吧,我知道你水底闭气的功夫好。”李江河沉入潭底,半晌不见上来,马根看着逐渐平静的水面,说:“这个江河,水性还真挺好的,竟然能在水下憋这么久。”旁边的李江海皱着眉头说:“根哥,这么久都不上来,有些不对劲啊。”说这话的时候,潭面上忽然吹起一阵凉飕飕的风。   众人又等了许久仍不见动静,心中都有些着急起来,一同朝着湖面大喊“江河。”马根说:“不行,我得下去看看。你们都呆在岸上,谁也不许下来啊。”   马根扎入水中,往水底钻了下去,潭面荡起几圈波纹后又重归平静。众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过得许久,水面晃动,马根浮了上来,一只手托着李江河发已经泡得发胀的尸体。他将尸体拖上岸,喘着气,“完了,没救了。”众人吓得面如土色,抽咽着说:“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两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他人回去叫人吧。”   李江河的父母在一众村民的簇拥下,嚎啕大哭而来,李母王氏扑在江河身边哭得死去活来,李父耀辉满面悲怆,一言不发地瘫坐在尸体旁。   寒潭边上笼罩着一层悲凉的色彩,参与此次游泳的孩子家长,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孩子,生怕他们一下子消失一样。马根的奶奶也拄着拐杖,一步一摇晃地踱到潭边。满是皱纹的手抓住马根,“孙儿啊,你要是有个闪失,叫奶奶我怎么活啊。”   李耀辉狠狠地问:“是哪个叫你们来这里凫水的?”众孩子痴痴地说不出话来,李耀辉吼道:“不说,将你们都抓取公安局。”孩子们哪里经得住吓,指着马根说:“是他,是他叫我们来的。”李耀辉反手一耳光打在马根脸上,“老子要你抵命。”王氏忽然扑过来对马根又撕又咬,大叫:“你这畜生,你还我儿子的命来。”马根左脸被扇了一耳光,正火辣辣地疼痛,右边又被王氏抓了几道血痕。他一言不发,两行泪水却从眼中滚落。   奶奶见状,忙挡在马根身前,说:“他还是个孩子,不懂事,你们别打他了,有什么事就冲我来吧。”李江海的父亲是李耀辉的本家堂兄,上前说道:“大娘啊,你一条老命能值几个钱,这孩子犯了大错,应该教训一下才对,你可别护短啊。”李家村的村民大多数是姓李,全村一百余户,算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许多妇女即纷纷上前帮腔,   “这种孩子,该拿去坐牢,还好我家李龙龙没事,不然你一条命都不够抵。”   “前几天我家的鸡不见了几只,只怕你也难逃关系吧!”   “我家浅水湾的包谷被掰去大半,肯定就是你马根搞的鬼。”   “我家李成仙本来好好的一个娃娃,都被你马根带坏了。”   …….   妇女们七嘴八舌,刹那间将村中所有的坏事都安到了马根的头上,   马根的奶奶年岁大了,哪里说得过这许多妇女。   李耀辉怒叫连连,又准备冲过去毒打马根,马根奶奶说:“你们要打他,就先将我老太婆打死吧。”   马根从奶奶身后走出,大声说:“江河又不是我打死的,你们干嘛要打我。”李耀辉一脚踢在他胸口,“老子打死你个有爹娘生,没爹娘养的杂种。”马根捂着胸口蹲在地上,李耀辉还待再打。他本家大哥,李家村的村长李耀华忙制止,“别打了,再打就要打死了,先把江河的后事处理了,再跟他家算账。”   “你这个天杀的小鬼啊,我要你给我家江河披麻戴孝,我要你给我家江河陪葬。”失去理智的王氏一把鼻涕一把口水的摔在马根身上,妇女们七嘴八舌地忙去劝说。   李家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用绳子将马根绑去,强迫他跪在李江河的灵柩前,并将一席白布裹在他的头上。李江河下葬的那天,马根跑去山上躲了一天,才免了垫棺材底的厄运。   安葬李江河之后,李家村依然笼罩在一阵恐怖的气氛当中,李丈三老头说,“每到夜里,总会听见寒潭那边传来凄厉的怪叫声,这村中恐怕还要死小娃娃。”李丈二说:“就在安葬江河后的第三天傍晚,他牵牛去潭边饮水,看见潭水中有竟然倒映出死了许多年的小孩,还有平常都引用潭水的牛,不但不喝寒潭中的水,就连靠近都不敢靠近一步。”李丈大似乎是在配合李丈二的说辞,“是的,自江河这娃娃死死后,那潭水更是冰冷,那天早晨我从潭边路过,见潭中竟然结了一层冰,六月间结冰,几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嗯,只怕是我家江河死得冤枉,要回来找人索命。”   而李耀辉家虽然已将江河安葬,但仍然吵嚷着要马根去抵命,王氏则每日跑到马根家门口,“天呀,地呀,儿啊地大哭。”   住马根家隔壁的张杨氏见状,悄悄来到马根家,“马根侄儿啊,看这样子,李家不要了你的命是不罢休的,三婶劝你还是想想办法吧!”马奶奶老泪纵横,“他三婶,他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办法,你看看能不能替他想个法子。”   “哎哟,这可不成,我不是李家人,当然不会帮着他家来欺负你两奶孙,但是我也不会帮助你们去对付他李家。我今天来就是提醒你们一句,快想一点办法,仅此而已。”   张杨氏表情凝重,似乎天套塌下来了一般。   马根终日听见村中的八卦传说,受着李耀辉的威胁,王氏的哭闹,越来越感到害怕,说:“奶奶,他们说江河的鬼魂要来向我讨命,是真的吗?”马奶奶抚摸着他的额头,“不会的,别听那些人瞎说,就算来讨命,也是来讨我的命,你是个好孩子,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奶奶,我不怕鬼,我是怕我走了,奶奶就没有依靠了,你哪天不能动了,谁端饭给你吃啊?”   “别瞎说,要是谁敢来为难你,奶奶我就跟他拼命,奶奶老了,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意思啦,你要好好读书,做你爸爸那样的英雄,以后有出息了,就别再回来啦。”   “不,我还要回来,我要永远陪着奶奶。”   是夜,月黑风高,月光白得像雪,将李家村笼罩,马根看了一眼满面慈祥,渐入睡梦的奶奶,自言自语地说:“奶奶,他们不是怪我杀了江河嘛,其实还江河不是我杀的,那天我潜入水中,隐隐约约看到他的身体,就将他拉了出来,拉他的时候,他身后似乎有一股力量与我对抗,要不是我力气特大,水性特好,恐怕也被那股力量拉下水去了,江海他们说那就是水鬼,我发现其实水鬼也没那么可怕嘛,估计只是样子难看些,力气大一些,凫水速度快一些而已。这几天被大家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更是饱受江河他爸妈的威胁和折磨,我其实感到害怕之极,奶奶,这世界上除了你,没有谁再会爱我疼我了,我今晚要去把那水鬼抓上来,让他告诉大家,江河不是我杀的。”   马根将一把磨得铮亮的砍柴刀栓在腰间,又拿一把用来切水果的匕首,趁着月色,来到寒潭边上,“潭中的恶鬼,你可把我害苦了,我今天要跟你拼命。”   一个猛子扎入潭中,朝江河落水的地方游去……,洁白月亮逐渐变得血红,如鲜血侵染大地,一阵带着人间腥味的晚风,将平静的潭面吹荡起几丝波纹。猫头鹰在远处的山林间悲鸣,仿佛满月的婴儿在哭泣。   马根失终的消息很快在村里传开,李氏家族的老老小小逢人就说,“这杂种,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将他找到。”

(责任编辑:故事书CC网)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和来源网址: http://gushishu.cc/a/201611/70427.html
上一篇:完美谋杀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内容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