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为了方便读者找到本站请牢记 本站网址 【拼音=> 故事书.CC => GuShiShu.CC】
当前位置:故事书cc首页 > 爱情故事 > 校园爱情故事 > 正文

许我走向你

2015-10-17 10:33 [校园爱情故事] 来源:gushishu.cc 作者:故事书cc_爱情故事

1.吃货,放开那些蛇果

“听说通往学校后山的路上,有很多覆盆子要成熟了!我们去摘不?”左悠然抑制不住内心喜悦,风风火火闯进寝室。

寝室里,熬夜苦读眼圈黑得跟熊猫似的姐妹们惊诧地看着她。

“要期中考试了啊,妹子!”珂珂扶扶黑框眼镜,苦口婆心。

“你个吃货,小心吃成个猪!”小茹继续低头背公式。

左悠然两眼冒出坚毅的光芒,“吃是人生第一大事,不吃饱哪有力气考试?”

“不去,我们要备考……”

“唉,你们这群没有追求的人。”

得不到室友支持的悠然,沮丧极了,第二天一大早,悠然背着兔斯基的双肩包,一个人上了后山,通往后山之路很长很静谧,天高云淡的,风水是极好的。

通往山顶有一条长长的石阶,路边的大片的枚红色花朵开得漫山遍野,左悠然哼着《蜗牛》一步步地往上爬,不时低头抚弄花朵,有几只停在树上的雀儿着了惊吓,叽叽喳喳掠身飞过,这惠风和畅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覆盆子?”悠然惊喜地叫了一声,路边的花丛中有藤蔓攀援上碧绿的矮灌木丛,藤蔓上一串串饱满的红色小野果鲜艳欲滴,空气中都是香甜的味道。

悠然顿时精神抖擞,悄然咽了口水。

她伸出手去,一二三四五六七,飞速摘下一颗颗野果,捧在手心里,先找了个好角度拍了张照片发微博,然后迫不及待地抓起一串,扔进嘴里。

“住口!”一阵掩耳不及迅雷的疾风,悠然的樱桃小嘴被大力拍了一把,野果瞬间掉在地上,摔成一滩红泥。

莫名其妙地被扇了个耳光,嘴角火辣辣地痛。

“你怎么可以对一个弱女子动粗?”悠然捂着嘴角一扭头,悲愤交加。那一回眸真是惊艳了时光!面前非常无辜的少年,眼神清澈地像无污染无添加的农夫山泉,真是帅到惨绝人寰,那身材更是,特别纤长柔软,盈盈小蛮腰啊。

“我是为了救你!这货不是覆盆子!”

“那这货是什么什么?”

“姐姐,这是蛇果!”

“姐姐?我看起来有那么沧桑吗?”左悠然回过神来,悲从中来地掏出镜子。

少年摘下一颗蛇果放在手心:“蛇果虽然色泽鲜艳,但是不能食用,有毒的。”

悠然细细打量,越看越赏心悦目,特像当年刚出道的古天乐。

咕——咕——嗯——

伴随着异样的咽口水声音响起,悠然的淑女风范碎了一地,少年被她看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慌乱地抬起手来抹脸,“姐姐,难道我脸上有字吗?”

悠然如梦初醒,赶紧转移话题,“我是左悠然,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陈昱澄。”

“你也是来摘覆盆子的吗?我们一起吧。”

陈昱澄脸色突变,艰难地笑了笑,“我不会特意爬山来摘野果吃,我是有人生追求的……”

蜿蜿蜒蜒的山路上,悠然使出浑身解数和帅哥搭讪,“你QQ号多少?”

“我QQ已经很久不用了,为了备战考试。”

“哈,那你应该有微信吧?”

“你猜?”

“这还用猜嘛!”她打开微信,点了附近的人,100米以内果然有个用户名叫陈昱澄SKY的家伙。

“哈哈,我发现你了!加我呀!”她眉开眼笑,迅速发去好友申请。

“不要害羞嘛,交个朋友嘛!”

“放心吧,姐姐不会对你有别的意思的!”

架不过悠然的软磨硬泡,昱澄无可奈何地通过了验证,“哎唉,我真奈何不了你这姑娘呀。”

快到山顶处,悠然累了,示意昱澄坐下来休息。

他们并肩坐在石阶上,这里宛然一副人间仙境的场景,白云渺渺,不远处有个八角亭,红砖绿瓦掩映着,煞是好看。还有,细碎的阳光透过树荫撒在陈昱澄脸上,真是绝美惊艳啊!

“嗨,我们去那边八角亭玩吧!”悠然对高处唯一的建筑产生了兴趣。

奋力地爬上山顶的八角亭,红砖绿瓦的建筑,古色古香不用说,风景更是美得一流。坐在长椅上,幽幽山风拂过,惬意地犹如世外桃源。

“咦,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好奇地问。

昱澄一脸黑线地指着亭子上的牌匾,“不识字吗么?”

悠然眯起眼,“噢?电视版黑莓大侠拍摄地。”

“《黑莓大侠》?这货,也太山寨版了吧?你看过吗么?”

昱澄缓缓地摇摇头,“听说,是学校电视台自制剧。”

悠然笑得前仰后合啊,围着亭子转了一圈,终于在亭子一角发现了亮点,苍劲有力的几个大字刻着——考试必过神位!

“要么,我们拜拜?”悠然开心地说。

“唉哎,这肯定是哪个无聊学生刻上去的。”昱澄摇摇头。

悠然嘟嘟嘴,“就当玩一下嘛,这是缘分啊,同学。”

架不住悠然的软磨硬泡,昱澄只好装模作样地合了手,跟着悠然一起拜了拜,悠然的脸上浮出诡异的表情,其实,在柱子的另一侧,刻着一行小字——友情提示,前面的是我瞎刻的,其实这里是我忽悠女朋友跟我拜天地的地方,搞定男神女神什么神马,效果不错哦!

悠然咬着嘴,忍不住心里乐开了花,出门居然碰见这样的男神,并且被我忽悠拜了天地,这趟爬山真是收获颇丰啊。

“我这学期会不会拿奖学金?”

“你一定是在做梦,学习没有捷径的!”

“唉哎,不要戳破我的春秋大梦好不好?”

下山路上,两人都累了,昱澄靠在一棵菩提树上休息,一片绿色树叶落在他的头上,他竟然浑然不觉。金黄色温柔的阳光铺洒在少年脸上,长长睫毛低垂着,悠然被这番美好的景象所打动,不知不觉看入了神。

她果断举起手机,偷拍了一张!

“嗨,你是要留在这里做黑莓大侠吗?”

昱澄扬起手中的书幽幽道,“这环境实在太适合背书了。你不知道,我命运特别多舛……”

2.我和考试有个埃蒙斯魔咒

悠然从后山回来,捡起一个学期都没怎么碰的书本,熬夜苦读。

珂珂打趣她,“哎哟呦,你不是说拜了一个什么考试必过神位吗?还这么努力?”

悠然从书堆里抬起头来,“切,那是别人恶作剧的。”她的目光落到手机屏幕上,微信好友圈,陈昱澄刚刚更新了,大学城考试,fighting!

悠然悠然:“嗨,明天在哪里考试呀?我请你吃饭如何?”

陈昱澄SKY:“有缘自会相见。”

真是个不懂风情的帅哥呀!

第二天一大早,悠然在大学城各个大学里转来转去,也没找到昱澄。垂头丧气地返回学校,却在本校艺术系门口,意外发现了一条横幅,“祝高三学子艺考顺利”。

后来才得知昱澄原来是艺术特长生呀,他学什么?钢琴还是绘画,怪不得浑身都是艺术气息。

考场里,昱澄挥汗如雨,作文很有深度,“请以人生的意义为主题,写一篇作文。”他咬着笔杆,思索了半天也想不出所谓人生的意义。

直到,监考老师毫不留情地收走了试卷。

陈昱澄沮丧地走出了考场,阳光有点刺眼,他伸手挡住了眼睛,一片粉红色的云施施然地飘到他面前,原来是撑着一把小阳伞的悠然,她的眼睛弯弯像小月牙,“哎哟呦,我们两个缘分深厚呀。”

昱澄心情糟透了,皱起眉头,“今年考试又要黄了,学舞蹈这么多年……”

咳咳喀喀,悠然瞪大了眼睛,“天啊,你是学习舞蹈的?啧啧,怪不得身材这么好?嘿,最炫名族风还是现代舞?”

少年面不改色,“芭蕾……”

悠然手中的伞都吓掉了,“你是反串吗?”

“没文化真可怕。芭蕾也有男演员的。”昱澄的目光简直可以杀死她!他颓废地盘腿坐在地上,文艺气息瞬间变屌丝,悲惨人生,回忆悠长——

第一次考试时,他忘记带身份证,没能进考场。

第二次,文化课差了三分没考上。

第三次,专业考试中摔了个狗吃屎。

他学习芭蕾十四年,专业一流,文化课成绩也不算差,却和奥运会上频频脱靶的老将埃蒙斯一样,偏偏和考试有个不解魔咒。

这一定是心魔!

饱受打击的昱澄,步伐沉重,“再考不上,我妈发誓要打死我。”

悠然嘟嘟嘴,“你可以选择反抗啊。”

昱澄郁闷地踢了踢脚边的石头,“反抗无效啊。”

考试还没完,他还要吃个午饭,等待下午的专业课考试。因为跳舞的缘故,保持身材是必须的,他是个素食主义者。

而转遍整个大学城,一心觅食的昱澄也没找到素食餐馆,摊手,“这时代真是食肉动物的天下啊。”

悠然掏出饭卡来,“我请你。”她是个粗暴的女子,不由分说,直接拖住他去了食堂,不一会儿变戏法似的,从小炒部端来蘑菇炒白菜,素三丝,凉拌豆腐放到他面前,而她则捧来红烧猪脚,板栗烧鸡。

这食肉动物无肉不欢,她的淑女形象再一次轰然倒塌,食指大动,、大快朵颐,全然不顾溅出的肉汁飞到对面男生的脸上。

“你们舞蹈生也太可怜了吧,肉都不吃,人生少了多少乐趣?这板栗烧鸡好美味啊!还有这猪脚,真是肥而不腻,入口即化啊!来嘛,尝一口……”

这俏皮少女,夹起一块红通通的红烧猪脚凑到他鼻下,昱澄抹掉脸颊上的肉汁,吸吸鼻子,神色凝重,“唉,怕我发胖无法跳舞,我妈从不让我吃油腻的肉食。”

悠然嘴里满满都是肉,含糊不清地说,“怕什么,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嘛!我真想不通,放着这么美味的肉不吃,青菜萝卜多没劲啊。”

昱澄的眉毛跳动着,“你有所不知啊,我都十年没尝过肉味了。”

悠然扑哧噗嗤笑,“看到你,我才知道我的人生是多么幸福啊!”

昱澄低头扒拉着米饭和青菜,“考不上大学还偷肉吃,我妈要知道,后果很严重啊!”

悠然暗想,这一定不是亲妈。

专业课考试在学校礼堂进行,昱澄换上了紧身的芭蕾舞服,身材好得让混进考场里给老师端茶倒水的悠然鼻血横流!

下一个就是昱澄上场了,悠然对着他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加油啊!”

有了悠然的加油呐喊,昱澄的心里,忽然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几项基本动作完成得非常漂亮。

“好!好!”悠然忍不住站起来,粗鲁地鼓掌呐喊。

“喂,那位同学,安静点。”

最后一项是经典芭蕾自选舞蹈,昱澄跳得虎虎生风,悠然如痴如醉地抱着一根柱子看着,连老师让她添茶都没听见。

一曲舞闭,昱澄施施然地走下台,一切太过顺利,让他有种恍若梦中的漂漂感。

然而,幺蛾子就在这时候闪亮诞生了。

“咦,刚才那个考生怎么不见了?”监考老师交头接耳。

无声无息地,他一脚踩空,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啃泥。

“老师,我在这里。”他挣扎着爬了起来,还好,考试已经结束了。尽管脚踝红肿,昱澄脸上还是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悠然飞奔过去扶着他坐下,“别动,等我。”

悠然买来了药,一双柔荑触及到他的脚踝上,男生羞得满脸通红。悠然一脸痞气,“哈哈——,你这个样子好像见了女妖精的唐僧呀!”

才不是,昱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悠然在路边捡了根树枝给他做拐杖,夕阳西下,倦鸟归巢,他拄着杖向她道别,悠然郑重其事地把云南白药、正红花油一股脑塞进他的背包里。

回到家,妈妈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眼光一凛,“儿子,你是不是恋爱了?”

“啊?妈,你瞎说什么呢?”

陈妈忽然凑近,从儿子的白衬衫上扯出一根长头发,“你妈还没老花,老实交代,这是哪里来的?”

所有的女人,都有颗私家侦探的心啊!

昱澄急忙掩饰,“公交车上人多嘛,给挤上的。”

陈妈端了个板凳过来,语重心长,“儿子,你还没考上大学,千万不能谈恋爱啊!”

3.可恶的小偷

期中考试结束,发榜那天,悠然特意用手机拍了成绩单,给昱澄发了微信过来。

——昱澄,我考试全过,看来我们应该吃个饭庆祝一下!

——昱澄,你怎么不理我呀?

——喂,臭小子,你一定在偷窥我的微信。

昱澄拿着录取通知书正和妈妈相拥而泣,完全没有听到手机响。

妈妈擦了擦眼泪,“四年了,你终于考上了,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给你买台笔记本电脑怎么样?”

“妈,我太爱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雾色朦朦,昱澄揣着老妈给的银行卡出了门,起来这么早的原因是,他习惯去后山爬山锻炼身体。

下山的路上他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正着,“哎哟呦,你是练了铁头功吧,冤家。”

他听着声音很耳熟,“左悠然,是你?”

悠然不高兴地噘撅起嘴,“请叫我悠然。”

他淡定了一下,说,“那悠然,你这么早爬山是为了减肥吗?”

这一下戳中了悠然的痛处,她哀怨地看着婴儿肥的胳膊说,“你不要这么犀利好不好?等等,你昨晚为啥不回我微信?”

“呀,这么多条……我真的没有看到。”他摸出手机来,才看到N条微信。

“好吧,我原谅你了。”

“哈——,我居然考上啦。我妈奖励我一台笔记本,等下我还要去电脑城买电脑。”

“哈哈——,姐姐我可是计算机系的。”悠然不由分说跟在昱澄身后,“我陪你去Shopping吧,你这么二,会挨宰哦。”

“切,你才二,蛇果都吃。”

“你妹的!”

昱澄只能由着这小尾巴跟着自己,一路到了电脑城,公交车上,一群花痴少女举着手机对着他卡擦卡擦,“哇,帅得惨绝人寰啊!”

悠然很霸气地推开她们,“闪开,你们这群花痴。”

“你才是花痴!”

一进电脑城,乖乖男被Shock到了。电梯两旁,促销员们你争我抢,一个妹子扯住他的袖子,一个小伙子抓住他的衣角,另一个中年大婶索性不甘示弱地抓住他的手,他吓得浑身一抖,无奈大婶气力奇大无比,无法挣脱。

“小弟,大婶童叟无欺,跟我走吧。”

“帅哥,我家店里搞活动,买一送二啊!”

“非常电脑,只要998,买了你不吃亏,买了你不上当!”

这场景,LIVE版电视购物吗?

悠然是谁,女中豪杰,她大力地从从人群中扯住不懂拒绝的昱澄,“都闪开!闪开!别吓着这位小弟弟。”

昱澄被悠然扯着逃离了电梯口,惊魂未定,“好可怕啊!”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紧紧抓住的,是悠然的胳膊。

悠然得意地笑,“所以,我要保护你呀!”

昱澄果然是个书呆子,对电脑一窍不通,像个傻瓜一样听着悠然和店主狂喷。

当天场景重现,女店主神秘兮兮,伸出八个手指头。

悠然一根根掰下去,“忽悠谁呢,我可是内行。”

店主转头倒向昱澄,采用赞美战术,“你男友真帅啊!很配这台电脑的。”

悠然翻了个大白眼,“切,他才不是我男友!”

经过几轮激烈的讨价还价,最终以4000块成交,悠然对这个价格很满意,而昱澄在旁边闲得发霉,兀自在柜台上磨着指甲。

回程的公交车上,昱澄抱着电脑。公交车上人头攒动,一只黑手不知不觉伸向悠然的斜挎包,手机瞬间不见了。

那是她吃了半年泡面才攒出的手机,悠然一时间,急得泪水都下来了,昱澄安慰她,“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悠然哭着鼻子说,“很贵的,我哪里还有钱。”

一路上昱澄很自责,如果不是陪他来买电脑,悠然也不会丢手机。在送悠然回学校后,昱澄又打车去了苹果专卖店。

他给悠然发了微信,“我给你买了个礼物,放在门卫室,你来拿吧。”

这天晚上,昱澄差点没跪在CPU上,陈妈气得发抖,“昱澄,你跟我说实话,你把剩下的钱花到哪里了?”

昱澄咬紧牙关,“妈,对不起,回来的路上,我被小偷光顾了。”

他没有说实话,老妈是何等人物,早已看出他眼中的闪烁,“孩子,你不愿意说便罢了,我想有天你会跟我坦白的。”

他在心里默默忏悔,他一向是个乖乖男,居然对最亲爱的老妈撒了谎。

果然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寝室里,悠然拆开礼物盒,是一台白色的4S,悠然很震惊,没想到昱澄居然给她买了iphone,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装上刚补的卡,“喂,臭昱澄,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会努力省钱分期付款还给你的!”

分期付款?他的嘴角扬起笑容,很快,被桌上厚厚的习题给扑灭了。

她收到他的回信,“悠然,我还要准备入学分班考试,考试之前,我们不要联系了。”她嘟嘟嘴,只能接受了。

内心寂寥的悠然做花痴状,打开昱澄的照片给大家观赏,“你们看,我心仪已久的小帅哥,比金城武什么都帅多了!”

这时候,珂珂咬着个苹果走过来,“悠然,我看你是老牛吃嫩草。”

“就是就是,色胆包天啊!”

“哼,你们一定是羡慕嫉妒恨!”

4.英语,太TM难学了

开学不久,昱澄刚通过入学考试,就接到年底随班级去国外交流演出的通知。

勤练舞蹈不是难事,令人发愁的是,怎样和国际友人沟通交流?昱澄为难地看着英语书,他和英文字母互不相识啊!

老师善解人意,“我给你们报了英语角,多多练习口语。”

英语角很热闹,陈昱澄用蹩脚的英语跟大家打着招呼,耳边忽然响起银铃般的笑声,“昱澄,你这英语可不标准,要么你跟我学吧。”

他抬起眼来,戴着俏皮鸭舌帽的女孩,不正是悠然。

“悠然,别来无恙。”

她咬着嘴唇笑,“哈哈——,你考试结束了吧,成绩如何?”

“托你的福,我考得还不错。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我外语水平太弱了,年底要去国外演出交流,会不会因为无法沟通,而滞留国外啊?”

悠然一拍胸脯,“我可以教你呀。”

陈昱澄惊喜万分,“悠然,你真是女超人啊!”

冬日的早晨,悠然一早就在操场等他,这天寒地冻,悠然冻得手脚都麻木了,一边搓手,一边跺脚取暖。

昱澄上完课出来,他看着冻得鼻头红红,顶了一头雪花的悠然,仰起头朝他搓着手笑,不由地,弥漫开来的酸涩,夹杂着怜惜和愧疚,席卷了他。

终于忍不住,巍颤颤地伸出手去,替她拂去头发上的雪花。

他脱下外套,轻轻披在了悠然肩膀上,她抓起外套又重新为他披上,“喂,你穿得那么单薄,小心冻着了。”

昱澄忍不住笑了,“傻瓜,我穿着背心呢。鸭绒背心,温暖全世界。”

傻瓜,那样亲昵的称呼,两人都红了脸。

“开始上课啦!”悠然掏出书来,“来是come,去是go,点头yes,摇头no,见面就说Howdoyoudo?”

昱澄撇嘴,“别小看艺术生啊,这些我知道啦。”

“嗯,不错,我给你补习一下时态问题吧。”

“师太?不不,我是想学习英语。”

“是时态,英语中的专属名词……”之前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交流起来真是,如同外汪星人不懂喵的语言,鸡同鸭讲啊!

伤不起。

进过艰苦卓绝地的补课,陈昱澄终于顺利出师,学会了英语的日常交流,以及各种时态!一跃成为舞蹈系的佼佼者。

年底的出国演出交流,昱澄领舞,风头很劲,一举俘获了一众异国MM的芳心。甚至于,他回到学校,竟然有个小洋妞LUCY,也坐飞机跨越半个地球跟了过来。

左悠然去排练室找陈昱澄,“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手中是新鲜的覆盆子,目光却在瞬间暗黯淡下去。

金发碧眼的LUCY,迈着碎步翩翩而来,“你好,我是昱澄的搭档LUCY。”

两人真是特别般配啊,悠然的心忽然有种撕裂的疼。

慌乱中,覆盆子散落一地,想要捡起来,却都跌进了尘埃里。

时值学校一年一度的优秀学生颁奖晚会,校长宣布,最优秀新生奖由舞蹈系陈昱澄获得时,台下的悠然猛地站起来,彪悍地大力鼓掌。

陈妈妈也在台下,看着儿子得奖,心里也充满了骄傲。

昱澄拿起麦克风,发表获奖感言,“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一个伴我走过风风雨雨,助我学好英语的人……”

悠然的脸红了半边,正美滋滋之际,全场忽然哗然,小洋妞忽然奔上台去,狠狠地拥抱了昱澄。

麦克风里传来LUCY蹩脚的中文,“昱澄,我喜欢你,跟我去美国吧。”

台下响起经久不衰的掌声,起立的黑压压人群背后,悠然看着台上被LUCY挡住的陈昱澄。她左悠然,也许只是他成功路上的一个台阶而已吧!你看此刻,他不曾回头寻她,心,终于一点点地冷下去,她转身,离开了。

混蛋,你以为我就此会放弃吗?不,绝不!

5.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昱澄戴着大红花,坐在台下第一排继续观看颁奖晚会,LUCY在一旁扯着他的手各种腻歪,他面对那张如芭比娃娃般精致的脸蛋,思绪却飞到了千里之外。

幼年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他随妈妈去看《天鹅湖》,台上翩翩起舞的女演员们,他开心地拍巴掌,啊呜,姐姐真漂亮!妈妈转头,昱澄乖,想不想和姐姐一起跳舞呀?

想呀!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啊,那么小就……

从那时候起,他就和芭蕾结下不解之缘。在舞台中间,随着音乐翩若惊鸿,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

LUCY和自己,中西合璧的一对佳人,在舞台上俨然神仙眷侣,真乃天作之合。

妈妈也在一旁乐不拢嘴,“昱澄啊,你和LUCY一起出国吧,我早就想送你去国外进修了。”

可是为什么,心里好失落,好烦躁!于是不由自主地,又打开了微信,目光触到悠然的头像,他心里忽然涌上千千万万个舍不得,刚才那被打断的表白,会不会成为他一生之中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呢?

恍惚间,他被一阵阵惊雷似的大笑声惊醒,台上正在演出的是幽默话剧——《谁说法海不懂爱》,咦,好眼熟。啊!怎么是她们?

台上扮演白娘子的是珂珂,而反串法海戴了个米老鼠发光耳朵的人,不正是悠然,音乐响起来。

法海捉住了白娘子,白娘子情急之下唱起了神曲《法海你不懂爱》。

左悠然看着台下,忽然唱起了黄梅戏,“谁说——法海——不懂爱,老衲今天——就成全你们。”

“悠然,台词错了!”白娘子小声提醒着。

“没错,老衲就是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样戏就没法往下演啦!”

“拆散有情人,老衲做不到啊!所以,老衲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说时迟那时快,法海拿起手中的木剑,一剑刺中了自己的胸口。

全场已经哗然,只见演技卓绝的法海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径直走下台,走到一脸错愕的昱澄面前,“嗨,昱澄学弟,我喜欢你。放开那个洋妞!”

霸气的女汉子,众目睽睽下,从国际友人手里,扯回了那一双大手。

LUCY当然也不甘示弱,吃牛肉的更是力大无比,立刻扯了回来。

昱澄横亘在两位如花少女中间,周围响起吧唧吧唧吞咽口水的声音,这真是,让一众单身汉羡慕嫉妒恨啊!

他心里的小宇宙瞬间爆发了,坚定地掰开LUCY的手,转过身,牵起那双曾为他擦过正红花油的芊芊素手,“我的真爱从来就只有你一个,悠然。”悠然的脸瞬间幸福地通红,她歪头跌进他的怀里,“来,让我们一起为真爱代言吧。”

“OhOh!NO!”LUCY脸色惨白,颓然地坐在椅子上。

陈妈的嘴角抽搐着,“儿子,三思啊!”

“不用,我很淡定确定以及肯定。”

而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昱澄牵起悠然的手,大步迈出礼堂。

“亲爱的,我好想吃覆盆子啊,我亲你一口,MUA!你帮我摘嘛!”女汉子嗲起来,真是让人鸡皮疙瘩满地。

后山小路上,昱澄奋力摘着熟透了的覆盆子。那果子如此清甜可口,“啊呜!”悠然坐在树下,一口一个,吃得很嗨,好不容易才搞定未来婆婆,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

他们又去了山上的八角亭。

咦,为啥神秘的考试必过神位大字,瞬间变成了好姻缘不求人?

在他们虔诚跪拜之际,忽然有个男人忽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了他们身后,良久,男人激动地上前紧紧握住昱澄的手。

“这位施主,你的脚底是不是有颗痣?”

“啊,你咋知道?”

“那你一定是佛祖转世,我要将住持宝座和宏图大业都传授与你!”

男人笑嘻嘻地掏出一把剪子,欣喜若狂地笑着,“来,我来帮你剃度吧!”

“我不要什么宏图大业,我也不要做住持!我只要和悠然在一起!”

…………

头发还是随着节操,落了一地。

昱澄悲愤地哭泣着,一群白大褂跑过来,按住奇怪的男人,“对不起啊,我们医院的病人跑出来了,让你受到了惊吓!”

…………

哦,还好,原来只是树下的一场梦啊!昱澄从梦中惊醒,原来是在八角亭里,他靠在悠然的肩膀上,这山风惬意吹过,他不觉睡着了。

“哎哟呦,呆子,这么大声哭着喊着跟我表白,臣妾真是受宠若惊啊!”

“悠然,我好怕失去你。”

“honey哈尼,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他们的拥抱得很紧,阳光正好。

他回想起去年,伦敦奥运会射击项目,老将埃蒙斯又中了最后一枪魔咒,错失金牌,可是他的脸上,竟然扬起了淡淡微笑。因为台下那个他深爱的女人,会给他一个绵长而深情的拥抱。

所以昱澄,拒绝了所谓光明的前途,拒绝了唾手可得的绿卡,只要和一生挚爱在一起。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不是富可敌国,不是硕果累累磊磊,不是成为人上人。

他在那一刻终于明白,和相爱的人,过着幸福开心的日子,就是人生的意义。

(责任编辑:故事书CC网)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和来源网址: http://gushishu.cc/a/201510/97.html
推荐内容
网友评论